• 博客访问:8532
  • 博文数量: 485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2019-11-05
  • 认证徽章:
个人简介

越过天国的国境

文章存档

11-03(6258)

11-05(8164)

10-31(1388)

11-01(5243)

苍天有泪 2019-11-05

分类: 炎麻护肩

苍天有泪

《金融博览?财富》|徐进:家族信托,赋能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

????

《金融博览?财富》|徐进:家族信托,赋能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

徐进,国际金融理财师,特许财富管理师。

现任建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财富管理总监,兼任财富管理事业部总经理。在财富管理领域有丰富的从业经验和国际化管理经验。曾先后担任建设银行北京市分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建设银行伦敦分行业务发展总监,建设银行苏黎世分行副行长。

《金融博览?财富》|徐进:家族信托,赋能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

“我国财富管理发展已经有十几年了,但家族财富管理还处于发展初期。”

“从财富全生命周期的角度看,财富的创造、运用、保护、管理和传承都需要一揽子的方案和计划。”

“制定家族财富传承方案,可以运用家族信托实现绝大部分财富的保护和传承。”

……

刚刚过去的数十年,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从开始发展到不断壮大的时期。如果说,这个阶段主要培养的是高净值人士管理财富的意识和观念,那么在未来的数十年,考验的则是高净值人士传承财富的方法和智慧。如何才能够实现家族财富的可持续发展?本刊记者专访了建信信托财富管理总监徐进。

家族财富管理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记者:近年随着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的增加,“家族财富管理”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学界、业界、商界等多个领域的相关人士都密切关注这项业务的发展。请问,您是如何评价中国家族财富管理发展现状的?中国家族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前景如何?

徐进: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个人及家庭的财富快速积累,催生了财富拥有者对家族财富管理的需求。

家族财富内涵非常丰富,包括家族资产、家族企业、人力资本以及社会资本四个方面。家族财富管理是以财富拥有者为中心,根据他们的需求进行相应的规划和设计,建立和财富拥有者需求相匹配的投资策略、投资组合,以实现“财富创造、财富增值、财富运用、财富传承”全生命周期的有效管理。家族财富管理是财富管理领域中更复杂多元的业务模块,它要实现的不仅是财富投资风险与收益的匹配,更是对财富的一份长远规划。家族财富管理需要充分利用现有资源来满足家族多元化的需求。

目前,国内外经济环境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加剧。从国内环境看,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由高速增长时代转入中高速增长时代。从外部环境看,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国际金融市场震荡。

在这些现实背景下,财富管理市场也发生了变化,从过去单纯追求产品收益、回报率转向多元化的需求,从传统的理财投资向综合化实现财富可持续发展转变,其中包括财富传承、事务安排、财产配置、无形资产规划等。

“可持续发展”概念应用于家族财富管理领域,是指家族财富通过有序规划,实现长期稳定的发展,摆脱财富无法持续传承的困局,以求达到家族永续、基业长青的目标。

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不仅仅是家族内的财富传承,还可以延伸为家族财富的社会贡献与社会影响力,即以公益慈善的方式,将家族财富回馈于社会,促进社会的良性发展。

总的来说,虽然我国财富管理发展已经有十几年了,但家族财富管理还处于发展初期,仍然没有成熟的机构和完善的商业模式。从业机构都在根据市场状态和客户情况,进行多种尝试和探索。

展望未来,我认为家族财富管理市场潜力巨大。

首先,从经济基本面看,稳增长将是中国经济的主要基调,市场逐步企稳。投资者尤其是高净值人士的避险情绪虽然上升,但对国内经济发展和投资环境的预期仍比较乐观。

其次,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增长迅猛,家族企业传承需求凸显。中国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积累,造就了数百万的高净值人士,积聚出一个巨大的资产管理与财富传承市场。

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诞生于改革开放初期,已经经历近40年的事业打拼。民营企业创始人年龄较为集中地分布在50-60岁之间,也有部分已年过七旬。随着事业逐步进入巅峰期和稳定期,以这些民营企业家为代表的高净值人士开始考虑子女接班和财富分配的问题,“家族传承”的需求逐渐显现。

最后,从家族财富管理从业者的角度看,发展这项业务是责任也是担当。家族财富管理业务代表了金融业践行“脱虚向实”“回归本源”的转型发展新方向,也体现了金融业参与国家经济转型,服务实体经济、服务社会的责任担当。

此外,家族财富管理能够为财富和资产再配置、财富传承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也就能够有效地将国民财富留在国内,避免产业空心化,稳定企业经营,保障职工就业,助力结构改革和产业升级。

因此,从我国经济基本情况、需求者和提供者三个方面看,家族财富管理的市场前景非常广阔。

家族信托,可实现家族财富有效传承

记者:家族财富的可持续发展,是高净值人群在管理家族财富时关注的焦点问题。在中国,“富不过三代”仿佛一个魔咒困扰着高净值人群。请问,如何才能打破这个魔咒,实现家族财富的科学规划和有效传承?

徐进:其实,“富不过三代”是全球都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确实存在诸多成功打破魔咒的案例,但更多的是失败教训。

麦肯锡的一项研究表明,全球范围内的家族企业平均寿命仅有24年,其中30%可以传承到第二代,13%可以传承到第三代,仅有5%可以传承到三代以上。对于民营企业家等高净值人士来说,最担心的是子孙走不出“富不过三代”的财富魔咒,因此他们最希望的就是将创办的家族企业及历年积累的财富稳健传承下去,保障家族后代的富足生活。

其实,财富传承中资产的传承本身不难,难在让公众保持对家族企业的认可,难在帮助企业实现再造血并产生新利润。

高净值人士若要实现家族财富和家族企业的可持续发展,首先,需要对家族信托等财富管理工具有清晰的认识和了解,知道其原理和功能,知道如何运用可以实现合理的传承机制。其次,高净值人士对未来发展和需求也要认真思考,制度的设计必然要摆脱情感的束缚,且需要让渡一部分自己的权力。最后,高净值人士需要借助专业机构,包括金融机构、律所等,在专业化的操作中,还需要逐步跟踪校验实施效果。最终,高净值人士在家族财富管理过程中培养的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会反哺他们家族成员的成长和家族企业的发展。

记者:家族信托这项业务在西方已经成为财富传承的有效工具,但是在中国,企业家普遍对家族信托认知不足,您能分析一下具体原因吗?

徐进:家族信托在我国起步比较晚,高净值人士建立对家族信托的认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2012年,我国出现首批家族信托服务的雏形,之后各家信托公司、商业银行和其他财富管理机构相继开始探索家族信托业务。2014年,原银监会发布《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确立信托服务的转型发展方向,即“探索家族财富管理,为客户量身定制资产管理方案”,实质上是鼓励发展家族信托业务。2018年,银保监会颁布的《关于加强规范资产管理业务过渡期内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简称“37号文”),首次对家族信托的定义作出官方表述,家族信托逐步走上规范化的管理道路。

由于我国家族信托处在发展初期,相关的法律制度仍在完善,专业机构的发展模式尚在探索,企业家等高净值人士了解境内家族信托发展现状与成果的渠道较少。家族信托的功用如何,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解决财富传承中的问题,企业家们也处于观望状态。这是新生事物发展的必然阶段。

从现实情况看,家族企业的发展是家族财富传承的重点。中国大多数民营企业发展时间短,处于家族第一代成员实际控制或第二代成员接班的特殊时期,因此,代际传承中还存在以下两方面的困局。

一方面,中国的第一代企业家,基于自身的创业背景和奋斗经历,一般对自身应对风险和处理问题的能力都非常自信。因此,第一代企业家普遍缺乏合理规划家族财富的意识,传承的方向不够明确,也很难主动让渡自己的部分权力给信托工具。另一方面,第一代企业家与子女之间存在代际矛盾,主要体现在价值观差异、事业认同差异以及继承能力认可差异所造成的矛盾。面对以上代际传承的困局,企业家等高净值人士可信赖或选择的财富管理机构非常有限。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家族信托在国内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市场环境和舆论环境已经有了很明显的改善,家族信托的社会认可度和影响力正在逐步扩大,

家族信托困局与突破

记者:中国的家族信托起步较晚,与国外先进的家族信托相比,还有诸多欠缺之处。您认为,这些欠缺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国外有哪些先进的发展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jia zu xin tuo kun ju yu tu po ji zhe: zhong guo de jia zu xin tuo qi bu jiao wan, yu guo wai xian jin de jia zu xin tuo xiang bi, hai you zhu duo qian que zhi chu. nin ren wei, zhei xie qian que zhu yao ti xian zai nei xie fang mian? guo wai you nei xie xian jin de fa zhan jing yan zhi de wo men xue xi?

徐进:中国的家族信托起步较晚,与国外先进的家族信托业务模式相比,确实还存在一些不足。

首先,从制度层面看,家族信托还需要更多的政策扶持。

目前,家族信托发展的法制条件基本具备。《信托法》为信托关系、信托当事人和信托财产等的规范提供了支撑,明确了信托财产的独立性。“37号文”对家族信托的定义作出官方表述,鼓励信托公司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本源业务。

但是,信托财产多样性装入及存续期管理问题仍待解决。

目前,家族信托中的信托财产大多为现金财产。针对非现金财产,如企业股权、不动产等,在放入家族信托结构中仍然存在政策壁垒。艺术品、珠宝文玩等实物资产在装入家族信托后存续期间的管理上,也面临着管理成本高、管理难度大等挑战。同时,因为当前跨境外管政策的限制,利用境内家族信托管理客户境外资产难度大,这也是未来家族信托在中国市场发展面临的一个复杂课题。

其次,信托税收制度尚待完善。现阶段我国并未征收遗产税,家族信托在财产传承中税务筹划的优势不明显。即使未来出台遗产税,也有可能不比照英美法系的传统设置信托财产免税,这同样会削弱家族信托的服务优势。

再次,需要加强对目标客户群体的宣传。这种消费者培养和引导需要时间和专业性,逐步让高净值人群了解家族信托的原理和功能,及自身在家族信托制度中的权利、义务等。海外家族成员的认知相对比较成熟,像瑞银、美国信托等机构,会对受益人从小做专项培训,帮助其了解信托服务内容,这实际上也是对家族成员传承家族财富能力的培养。

最后,从资产配置角度看,国内家族信托市场也存在一些不足。目前,家族信托主要投资境内金融市场的产品,无法实现全球范围内的资产配置。国际化分散投资可以有效规避地域风险,优化投资组合收益,但在国内家族信托市场尚不能实现。

从国外情况看,欧洲的财富拥有者会通过多种方式来分散管理他们的财富,以寻求保护、传承财富的最佳方案。比如瑞士,在过去几十年里,形成了专注于家族财富管理的社会生态,出现了包括专业律师、专业私人银行家等职业群体,使得财富人群可以在瑞士享受一站式财富管理服务。但因文化背景、社会制度等因素的差异,欧美发达国家相对成熟的财富管理经验难以直接复制到中国境内,中国境内家族信托的发展路径还需要我们自己不断探索。

寻找“一式三化”的财富管理机构

记者:面对需要进行家族财富传承的高净值人士,作为专业的服务机构,您最想给他(她)的建议是什么?您会为他(她)提供怎样的解决方案?

徐进:关于家族财富传承,高净值人士首先要有一个理性的认识:不是该不该做的问题,而是早做和晚做的问题。一定要做到先求有,再求好。

家族信托于高净值人士是一项基础的设计安排。当家庭出现风险变故时,规划合理的家族信托就是家庭资产的压舱石,是保护高净值人士财富的护城河和防火墙。

信托财产以独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的自有财产而存在,可以有效地隔离风险。现实中有很多案例可以证明家族信托制度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比如,吴亚军夫妇在龙湖地产上市前就运用家族信托设立了持股架构,以应对包括婚姻变故在内的风险,避免了大股东家庭离异所造成的经济纠纷。财产数额越是巨大,经济关系越是复杂,越是需要科学、理性的制度安排。

在对家族财富进行可持续发展规划时,企业家要综合考虑各类传承工具的利弊,合理利用金融、法律工具,寻找可以提供“一式三化”(全面一站式、专业化、定制化、全球化)服务的财富管理机构,制定最大程度满足家族财富多元化、个性化需求的方案。

从财富全生命周期的角度看,财富的创造、保护、运用、管理和传承都需要一揽子的方案和计划。建信信托针对高净值人士的财产安全保护、家族成员保障、婚姻风险防范、财富有序传承等常规性需求,设计了相应的标准化家族信托产品。同时,也提供定制化家族信托,永续型家族信托,子母结构家族信托,股权家族信托等契合客户个性化、多元化需求的产品与服务。

对高净值人士的财富传承建议,总结而言,在家族财富传承制度的搭建上,可以运用家族信托实现绝大部分财富的保护和传承;在家族人力资本的提升上,可以在家族信托中设立激励条款,也可以通过家族基金等方案培养有能力和符合家族精神的企业接班人;在家族社会影响力等无形资产规划方面,可以通过家族慈善信托来提升家族的社会形象与影响力,实现家族财富的社会价值,最终为家族财富的可持续发展赋能。

《金融博览?财富》|徐进:家族信托,赋能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

《金融博览?财富》|徐进:家族信托,赋能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

当前文章:http://www.sdtaodsj.com/ibu5bx19s/48617-49882-44390.html

发布时间:05:11:06


{相关文章}

高速轮轨之父沈志云:并不是高铁速度越高经济越好

????

  两院院士、高速轮轨之父沈志云:

  中国应继续引领“后高铁时代”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壮丽70年大国栋梁

  机车车辆动力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沈志云,不久前刚刚过完了自己90岁大寿,正式成为了一名“90后”。

  他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高铁粉丝,一个强烈的高铁扞卫者和建议者。“最近一位93岁的老教授在我满90岁的时候,送我一个他写的大寿字加一副对联,说我为高铁研究打下了根基,是‘高铁研究’,不是高铁本身;只打下了根基,开了个头,不是一切。我觉得这比较接近实际。”

  尽管已经年届90岁,但他身体依旧硬朗,家中的客厅成了他退休之后的“沙龙”,名曰“香樟沙龙”,“我们就在客厅摆摆龙门阵(四川话‘聊天’的意思)。”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

  一年来,90岁的沈志云已经习惯了现在的退休生活:早上打一打太极拳,下午去病房看一看妻子,然后到游泳池内游一会儿,至于其他的事情则不用多想。“我现在成了等着吃早饭,等着吃午饭,等着吃晚饭。哈哈。”沈志云开着玩笑说。

  如今,他一直住在十多年前买的一栋“院士楼”内,赵薇三星广告_中文体育365网址大全_365体育投注 安卓主题_体育365买球平台“十年树木,你看我十年前种下的香樟树,都已经长得这么大了。”沈志云指了指院子一排香樟树说,所以,他将自己在客厅会客的场所叫做“香樟沙龙”,而自己的这座房子则叫做“香樟园”。

  “10年恋爱,结婚63年,相伴终生。”沈志云的妻子患阿尔茨海默症12年,在许多事情都不记得的情况下,她还能唱出他们曾一起常唱的歌曲。“她是在重温我们的爱情!”

  “本世纪后半叶到后高铁时代”

  广州日报:如今国内的高铁已经非常普遍,“日行万里“令人们的世界也变得越来越小,您作为中国高铁的先驱之一,第一次坐上高铁的情景是否还记得?当时心中的感受是怎样的?

  沈志云:我正式乘坐高铁是2011年5月25日,作为京沪高铁开始运营前专家评审会成员,上午在北京上车,一路几次下车,进行工程审查,到上海虹桥站后,以350公里时速返回北京吃晚饭。风驰电掣,四小时不到就回到北京,在京沪往返火车上圆满完成第一天的议程,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开会的。我心中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

  高铁的好处可以数上千万条,随着世界最强大、最先进的中国高铁网成功运营,人们会越来越看得清楚。同样也有人会数出高铁无数条坏处。但这都只是看到高铁的表面现象,没有看到高铁是历史的必然这个本质。

  世界在发展,只靠飞机汽车搞客运的时代,拥堵和晚点无法避免,向高铁过度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但老铁路必须经过彻底改造,或者叫做颠覆性技术革命,才有可能承担这项历史任务。我做月饼小游戏_中文体育365网址大全_365体育投注 安卓主题_体育365买球平台们中国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颠覆性技术革命,才第一个取得了圆满的成功,第一个完成了这个历史使命。

  我认为中国的成功经验会在本世纪上半叶部分,即2050年前基本上推广到全球各主要国家。本世纪后半叶部分可能就是进行第二次颠覆性技术革命,达到更高速度的后高铁时代了。

  “这不是偶然和简单的引进”

  广州日报:中国对高铁的研究相对于其他国家启动较晚,为何能够取得更高的成就?

  沈志云:日本采纳美国高铁理念,但不掌握大系统新算法,计算出的临界时速只有270公里,故定下的运营时速只有200公里,标准过低,亏损20多年,提高到230公里后才开始盈利。线路标准低影响了今后的发展。

  法国在日本高铁盈利诱惑下,开始发展高铁,一味追求低成本。仍采用碎石道床,动力集中和无法降低的17吨轴重,与真正的高铁背道而驰。

  德国虽然改用动力集中和整体道床,但高铁不成网,客货混跑,速度无法提高。

  我国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解决了大系统理论计算和建立了最完整的动态模拟实验装备,但制造系统不够现代化,碎石道床的老线路跑不了真正的高速度,在上世纪90年代探索时期,20多种新设计的高速列车都很难投入运营。

  时任铁道部领导按照高铁理念引进国外最新技术作为自主创新的出发点,并通过联合设计制造使四方、长春、唐山三个工厂完成了适合高速列车制造的现代化改造,而且取名客运专线,按高速列车要求,提高线路标准,新修整体道床的高铁网。还敞开铁道部大门,与科技部联合,建成国家高速列车创新体系,吸纳全国科技力量参与高铁的研究开发。这才有中国高铁的跨越式发展。如引进日本200公里时速高铁技术,很快就能研发出350公里运营时速的“和谐号”。这绝不是偶然的和简单的引进,而是全国千千万万人的共同努力,是高速理念指导下的历史必然。

  近十年研发“复兴号”,更加成果突出,尤其在标准化和通用化方面,达到了世界最高水平。当“复兴号”在我们滚动振动试验台上通过了600公里时速的考验时,时任实验室主任张卫华教授领导的团队欢呼雀跃,场面十分感人。

  “技术速度与经济速度不同”

  广州日报:有人称您是高铁“速度论”的坚决支持者,不断在探寻着高铁的速度极限在哪里,是否如此?“速度”是否是高铁发展的“第一要素”?

  沈志云:我不是什么速度论者,这是一种认识上的误区。对于高铁,不管什么速度,首要是确保安全,运动不能失稳,运行必须平稳,乘坐舒服,符合环保。这是任何速度下都必须用技术来确保的。当然速度越高,技术上越难保证这些基本要求的实现。所以最高速度就是高速列车技术水平的首要标志。

  但是从经济上说,并不是速度越高越好。这就要有具体线路。定了线路后就要进行经济可行性研究,看采用什么速度最经济。首先是运量和诱发运量的测算,从经济效益出发,选定最高速度。因为速度越高成本越高,列车和线路都是这样,好车配好路,才有高速度。离开具体线路,空谈速度越高越好,那是无的放矢。

  我国高铁最高运营时速达到350公里,那是说列车和线路的技术水平。如果需要我们的技术就可提供。我们有复兴号CR400,可以350公里时速运营,也有复兴号CR300,可供250公里时速运营,还有CR200等多种车型,可供线路经济可行性研究时选择。

  经济速度是对具体线路来说,能获取最大经济效益的速度。技术速度是讲技术上能确保安全舒适的速度,标志列车技术的水平。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应考虑继续引领后高铁时代”

  广州日报:如今中国高铁受到世界的瞩目,高铁运行中竖立硬币不倒的视频更是令世界惊叹,您觉得未来中国高铁发展的方向是什么?您对中国高铁的期望是怎样的?

  沈志云:铁路颠覆性技术革命有两次:第一次颠覆是由古老铁路转化为高铁网,这是高铁时代。第二次颠覆是超高速,600公里时速及以上,这是后高铁时代。

  我在2004年提出后高铁时代的报告中,把后高铁分为三期:前期,混乱战神59_中文体育365网址大全_365体育投注 安卓主题_体育365买球平台亦即轮轨后期,后来具体化为研究CR500和CR600。中期,管道磁浮核心技术养成期,张卫华教授已经从2008年就开始组织团队研究,不久将有世界性的突破。后期,管道磁浮推广应用期。估计21世纪后半叶应当是世界范围进入后高铁时代。

  当然,高铁时代还有大量工作要做,如“复兴号”的技术升级,广泛采用人工智能,信息化,多品种,多用途等。但从国家角度考虑,既然已在高铁时代引领世界,就应当考虑如何继续引领后高铁时代的问题。好在目前已经开始注意后高铁时代,舆论上比以前热闹多了。我对此感到十分满意。

  两次“倒霉”却受益终身

  广州日报:您从公派留学学习“车辆修理专业”到成为“中国高速轮轨之父”,您觉得是什么让您一步步成长到如此高度的?

  沈志云:在专业选择上我有两次经验,当时认为“倒霉”,后来才发现受益终身。

  一次是大学分配。1949年入唐山工学院就是投身铁路机械,分组时选的是机车车辆,毕业分配时,三个志愿填的都是去机车车辆工厂。但公布的却是留校当教师,而且是到理论力学当助教。自认倒了“大霉”。几经折腾,我还是回到理论力学,教学过关后,科研搞机车车辆研究,理论力学基础正好帮了大忙,受益终身。

  另一次是三年半留苏,限定我搞车辆修理,结果却通过从实践中来回到实践中去的道路,完成了一次名副其实的有成果的科学研究,不仅很好完成学业,当时拿到苏联副博士学位,后来又拿到俄罗斯荣誉博士学位,而且形成的这条为生产实践服务的工科科研路线,使我受益终身。

  专业不会限制死人,只要方向对,目标明确,知难而进,踏实苦干,总会达到目的的。

  “只是为高铁研究开了个头”

  广州日报:您被称作是“中国高速轮轨之父”,您还有诸多荣誉加身,无论是两院院士,还是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詹天佑成就奖等,您怎样看待这些荣誉的?

  沈志云:上世纪90年代有家报纸发文说我是“高铁之父”,我强烈反对。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铁粉丝,一个强烈的高铁“扞卫者”和“广州钱柜ktv_中文体育365网址大全_365体育投注 安卓主题_体育365买球平台建议者”。最近一位93岁的老教授在我满90岁的时候,送我一个他写的大寿字加一副对联,说我为高铁研究打下了根基,是“高铁研究”,不是高铁本身;只打下了根基,开了个头,不是一切。我觉得这比较接近实际。

  我一生最满意的成就就是建立牵引动力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培养了一个科研团队。1988年申报,1989年批准,成为在以后17年中铁路系统唯一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到1996年,我已经67岁,申请辞去实验室主任职务,由当时的副主任张卫华教授负责实际领导实验室工作。

  在这17年中,张卫华教授带领团队,不但将试验台由4轴扩为6轴,将模拟时速由450公里提高到600公里,而且完成了所有型号高速列车设计时的动力学参数设计优化;完成所有型号高速列车出厂路试前的动力学性能整车考核性模拟试验;完成所有型号高速列车在运营中的动力学性能跟踪试验安全评估。他两次获得金牛奖,“在我国高铁建设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这是他的贡献,我只是一个在旁边指手画脚的旁观者,最多起了一点打基础的作用而已。绝不能把年轻一代艰苦奋斗,拼打出来的成果都算到我这个老头子身上。

  过去所有的成就和荣誉,所有的过失和苦难都成过去,要淡化一切,宽容待人,严于律己,以史学家的眼光,实事求是地总结回忆,才是正道。

  “利用一切机会宣讲高铁观”

  广州日报:您一直在为中国高铁奔走呼吁,作为一个领域专家,不断推动中国高铁走出实验室,逐渐成为一种普通人的交通方式,这种不辞辛苦的呼吁推动,是否比在实验室搞科研更困难?

  沈志云:我从1996年辞去实验室主任以后,实验室的具体工作就都交给张卫华教授去管,我有时间研究高铁技术的细节,结合指导博士生讲点专题课。外面许多工厂都在自主研发高速列车技术,下工厂同他们一起讨论的需求旺盛,这也是我最看重的工作。

  你说的为高铁奔走呼吁,则是出于形势所迫,不得不出来应对的。如当了五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十年成都市科协主席,参加铁道部的各种有关高铁的活动,这些都是宣传推动高铁的好时机,我要利用一切机会来宣讲我的高铁观。

  有四个“一”不快乐都难

  广州日报:您现在的退休生活如何?

  沈志云:我于2018年7月30日办理了退休手续。一年过去了,我觉得过得很充实,总结起来是有四个“一”:

  一个高铁观点。当今世界正在进行铁路的颠覆性技术革命,处于高铁时代。还在研究超高速轨道交通,准备迎接后高铁时代。

  但是对于高铁如何看?存在许多不同的观点。我从上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到世界学术舞台上活动,就开始形成高铁观点,2004年就发表了后高铁时代的一些想法。

  一个研究团队。上面讲了,牵引动力国家重点实验室建立30周年,由22人发展到100多人,在读研究生达到600多人,在我国高铁时代来临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正在为继续引领世界后高铁时代,埋头做研究,即将取得世界性突破。

  一个终生爱我的人。我老伴姜兵如今已是阿尔茨海默症晚期,现长住ICU医疗护理,已趋稳定。我们都满九十岁了,恋爱10年,成为夫妻63年,一起相伴终生!

  一个最优的养老基地。十几年前峨眉山校区改建出售的宿舍中把地势最好的那栋两层楼卖给了我。以前忙小三俞佳_中文体育365网址大全_365体育投注 安卓主题_体育365买球平台,很少来住。退休后才发现这是我最好的归宿。十年前亲自种的香樟树已经长大成林,看着就有园林建设的成就感。

  老伴病有所医,每天可去看她一次。我们双双满九十,够本了,多活一天都是赚来的,快乐每一天,就是现在的写照。别无所求,在峨眉山市养老送终就是最好的归宿。

  有此四个“一”,每天不快乐都难。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

  人物简介:

  沈志云,生于1929年,西南交通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机车车辆动力学专家,中国高铁领域的先驱科学家之一。

  1983年,发表了至今仍在国际上被广泛引用的非线性轮轨蠕滑力计算理论(沈氏理论),为高速列车大系统动力学的创建奠定了基础。

  1988年,筹建中国铁路系统第一个韩国娱乐园_中文体育365网址大全_365体育投注 安卓主题_体育365买球平台国家重点实验室——西南交通大学牵引动力国家重点实验室,建成能模拟时速400公里高速列车运行的机车车辆整车滚动振动试验台。曾担任中国自主研发的世界第三代高铁CRH380车型评审专家组组长,并先后参与武广高铁、沪杭高铁、京沪高铁、京武高铁等重大工程的评估验收工作。参与、推动和见证了中国高铁技术从无到有的全部发展历程。

责任编辑:陈永乐

阅读990 | 评论942 | 转发649 |
跑跑隐身挂
孕妇梦见爬坡

侯成10-30

菊花台二胡简谱
vivi杂志在线看

乙成石平11-03

欢乐中国行魅力信阳
吴木蓝君

纯道宗11-04

爸爸去哪儿第三期下
地狱男孩1

安北石公11-03

piece 日剧
hint是什么意思

龙宗10-31

夏普0902
唐山皮影戏五峰会

公纯杜11-05

谢娜歌友会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